Anwiim

几番离愁,世事参透,都入酒。

麻雀🌚🌝:

大耳朵糖:

眠酒:

LOFTER娱乐主播:

山城竹马,岁岁无忧。

第5个夏秋纪念日,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戳这儿  生成专属蟹圆身份证,见证与凯源一起成长的日子

领取蟹圆身份证的小伙伴>3w名,更可为凯源赢得LOFTER开屏、网易新闻头条轮播位、酷我音乐凯源合唱专题、偶扑推广位等应援大礼包

愿时光不老,你们都好!


活动时间

7月8日-7月14日

活动规则

生成蟹圆身份证,你将拥有专属证件编号,永久保存的电子版身份证。get

特殊编号715、921、1108、12715....的kyo还有机会获得狂拽酷炫屌炸天

的实体版蟹圆身份证

[应援奖励]

* 参与小伙伴>3w名,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30000,获得LOFTER开屏

* 参与小伙伴>4w名,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40000,获得网易新闻头条推广位

* 参与小伙伴>5w名,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50000,获得酷我凯源合唱专题、偶扑推广位的应援加成礼包


集合,扩列,蟹圆小伙伴们,走起!


LOFTER娱乐主播:

715夏秋纪念日即将到来,LOFTER#凯源二十四甜#饭拍经典征集&票选活动邀你参与→6.29-7.5日,来#凯源二十四甜#标签下,上传你拍摄的双人饭拍参与征集;没有原创饭拍也没关系,边吃糖边点赞,票选出你心目中最甜最经典的TOP24饭拍,岁月情长竹马成双的美好,我们一起酿制!



〝夏天燃烧阳光,秋天珍藏麦香,那天你们笑声朗朗,从此夏秋有了模样

从《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开始,那些笑容那些似水年华

我们用相机点滴记录,唯愿时光不老,你们都好

第五个夏秋纪念日即将到来,LOFTER开启#凯源二十四甜#饭拍经典征集&票选活动

【饭拍经典征集】

-来LOFTER上传你拍摄的凯源双人饭拍,打上#凯源二十四甜#标签即可参与征集

-热度最高的前24张饭拍,每张饭拍都将获得由LOFTER提供的480张LOMO卡免费定制码

-注意:上传照片请确保为本人原创作品,二传、盗用将被取消参赛资格;

 同时,建议每次请只上传1张,便于小伙伴们票选

【饭拍经典票选】

-所有小伙伴们都可以为#凯源二十四甜#下的饭拍点赞,选出你心目中最甜最经典的饭拍~用你(们)的选择,将美好时光一起定格

-活动结束后,我们将在为TOP24饭拍投票的小伙伴中,抽10名送上“凯源二十四甜”限量LOMO卡套装


P.S. 此次夏秋纪念日,有系列精彩活动,没有最甜只有更甜,敬请关注LOFTER官博@网易LOFTER_乐乎 及娱乐领域@LOFTER娱乐主播动向哦


你是谁的新欢和旧爱

月下一道:

我来为此文道歉。我希望更多人看到我的道歉。




首先我要声明。我道歉不是因为这文“有错”。很明显它是一篇现实向BE,这在同人里是个不讨人喜欢的类目。但它本身绝对没错。谁也不要在这个已经够烂泥稀糊的文圈搞“文革”。(不要怪我上纲上线,我故意以牙还牙。文圈的“文革”都是靠上纲上线来获得爪牙之利的。同人是粉丝产物,与爱豆毫无关系——大家基本都有这个观念但许多人都不能一以贯之、站稳脚跟,这是理性缺乏的缘故。但不能因噎废食。)




我来道歉的原因是:我感觉自己被大小王教育了,我更新了我的观念。




(这文一向冷清,也曾出我意料地火过,那时大家的评论集中在“俩人究竟会不会在一起”——上升真主地很严重。而我的写作初衷不过是“倒叙三十年”这个构思和一些我曾解释过的人生哲学上的point。


但毕竟写现实向就要做好被上升真主的准备,所以我当初写的都是些自己能用解释来为其负责的东西。有人说我很敢写,真乃清流。有人给过我并不切中肯挈的批评。)




不如让我自己来反驳自己。




尽管在动笔时我就坚定认为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但写出这种可能性表示我接受这种悲观的导向。事实上我接受他们任何的可能性。并且哪怕到现在我也不觉得他们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结局。可至少——




是以更有种的方式。




我曾经觉得王俊凯是个表面嚣张的乖男孩,他会做得更符合成人世界的期待,他和规则的较量方式是先礼后兵。可这样有可能将把柄先交了出去,一个闪失,便入了漩涡。而王源更为叛逆,他会扮猪吃老虎,春风满面后一记闷棍,敲得你只能笑着找牙。可他不会做得太狠,尤其他不会逼王俊凯,擦着他的软肋了,他也不过是笑着让,哭着忍。




但现在我觉得他们俩都是不折不扣的黑暗骑士。


用一个过于夸张的比方,假如他们能到某种境界,他们将成为,不是安定四野的伟人,而是折骨立旗的英雄。




我对他们的守望继续着,他们所展示的胆气越发超过我曾经的判断。昨天的“彩虹鞋”事件,是一个节点。


我发了几条微博。






我的基本想法已经如上。下面我说点别的。




我排除无意为之的可能。理由太基础,不解释。




我保留炒作行为的可能。但仅出于理性而作此保留,出于我的想法则不保留。这个行为本身可以有更商业的解释,但考虑进凯源的特点后,没有那么多枝枝桠桠。




这件事情给我的信号,不是“天哪我仿佛听到了柜门在震!”,或“KY is Real!”,当然我也可以想到这些,但我宁愿先不想这么远,而留下最保险的信号——


他们根本不怕表明自己的立场诶。




表达“我支持同性恋”是一回事,表达“我们一起支持同性恋”是另一回事。如果是前者,他们不会同时穿。而如果是后者,他们肯定会被人言认为是在彰定自己的身份,可他们不怕啊。




天底下叫嚷着要为同性平权的人太多了,但基本上都是究及自身就矢口否认。




我还是不盖棺定论地说:他们是那样的,他们有那一天的。


因为人言不是唯一因素。




但人言,真的是重大因素。多少在新旧观念中挣扎的人,死在了人言可畏里。


不畏人言的态度坚持下去,一生都是自己的主人。再怎么折腾,都不是透顶的悲剧。




“相爱却困于世俗而抱憾”的情况,恐怕不会发生了。


所以,我写错了。




甚至我开始反思,我以前之所以悲观,之所以借文中王俊凯之口表示“我这一生经常顺风,不想半路逆水,我活得众目睽睽,而且也怕累,最轻松的,就是合情合理的生活”,虽然我说“合情合理”是在讽刺,但我的确认为那样更轻松那么他有可能选择——这是不是表明,我不过也是站在旧伦理的一边,才做此考虑。




我错了两点。




第一,若要论人生境界,最轻松的才不是合乎情理,而是自立章纲。


思想解放到一定程度的人,根本无法容忍没有道理的委曲求全。所谓,“有些翅膀是关不住的”。人会斗争,是为了更彻底的和谐。


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因为有些人被改造得太早、太好,他们饮鸩止渴,自得其乐,哪怕偶尔瘙痒,靠吃喝爱性来解决;哪怕终身潮湿,也还是畏惧太阳。




第二,我建议所有人来和我一起反思,我们是不是曾是、或仍是:站在柜子里,却为柜子外的想象悲哭的人。


模拟一段真情告白吧——“孩子,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啊,有和我们不一样的绚丽呢,孩子你知道吗,我希望你去看看。啊?孩子你真的要去吗,外面的世界有猛兽啊!捂住你哟我的乖乖,你不要去了,陪我们待在一起吧,这里比较安全。”


甚至,是这样的——“噫,Lucifer是堕落天使,不得不说,他是迷人的,我刚刚偷看了他一眼,我觉得我可以爱上他。但我隐隐地认为上帝不能把我离弃。你啊,不要往那黑暗里去,堕落天使再动人,也是被抛弃的。”




我们都可以检视一下自己,本原里抱着哪种心态。想到这些,我心里一阵凉。


就在刚刚,我和我朋友(凯源饭&腐女)说了“彩虹鞋”的事情,她说甜,但有可能是公司发糖,我说公司发糖不会做得这么过吧,她说他们公司做得还不过吗,我说韩团接吻都可以,但这是表达观念,不一样。


然后她说,我并不希望他们在一起。我吃惊地问为什么。她大约是说会有很多人反对,其实有些萌CP的人都难以接受。我问出了一句我好久以来对部分腐女的质疑(我自己不是腐女),


“你的意思是有些腐女其实心底里并不支持同性恋吗?”


她顿时有些尴尬,说,也不是不支持吧,就是可能一时间难以接受。




我就没直说了——都消费了那么久,还“一时间”难以接受的话,不就是不支持吗。




不支持是可以的,只要不反对、没有恶意,不给别人的生活方式带来困境,那就是个人自由。但你真的会发现,我们这个社会虚构出一个“对同志比较宽容”的幻境,里面一大把泡沫。许多关于同性的文化,不是真正地尊重,而本质上是在“圈猴看戏”。




“诶你看,那只猴的屁股不是红色的,它好特别哦。嗳嗳,它笑了,笑了,真可爱。”






---




洪水猛兽,也折不了一腔孤勇的。可若是自认是他们的底气,就不要滥竽充数。


你懂那种 十万大将 八万哀兵 的恐怖吗?


不要等一日兵临城下,都缩回闺房织锦喝茶,留一座空城,听四面楚歌。


















牧之:



转载中转


月下一





*四十六岁的王俊凯视角,倒叙三十年。




 


引:




三十多年前,我问过王源:“你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镜头都尽量笑得那么甜,不累吗?”




他身子一硬,然后仅仅转动眼珠地瞟我一眼,回答:“你有本事别动不动笑出一脸褶俩虎牙。”




我讪讪地笑,没,我没这本事。




这是个简单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贯穿了我们数十年生活的状态。我们并肩忍耐,而后合理分开。




----


 


 


9月6日



我最近心情不太好。咨询师建议我写日记,提高对自己的洞察。


我确实感到有时候忽略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决定按咨询师的话去做。


这个本子上的斑马,一格黑,一格白,有点像钢琴。当然,如果能碰到画着吉他的本子就更好了。我就把两个一起买回来。


啊,钢琴。从钢琴说起吧。儿子学钢琴两年了,进展很不好。老师也换过,没有用。


我的态度呢,有点无奈和着急吧。毕竟我又不能太逼他。他慢慢长大了,在学校里学会了要求独立自主,就变得难管了。他有缺点,我说说他,他就嫌我多嘴,还给我扣上完美主义和霸道父亲的帽子。




有一次,他真的把我弄火了。他竟然质问我,你年轻的时候,到底是谁把你惯得非得让别人听你的?我当时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我很快冷静下来,他还只是个孩子。


哎,都说聪明的孩子更难以管教,我姑且这么安慰自己吧。






 


9月7日
   


今天,她跟我又大吵一架,我现在不想再回忆。不过这引起我在监督儿子弹钢琴时脾气不太好。
    


他似乎也有烦心事,把钢琴盖一砸,质问我,你这么喜欢钢琴,你为什么自己不学啊?


   


我有点怔住,回答他,我当年负责的是吉他…




他说,管我什么事?


他其实问得对。这些,都只是我的遗憾。












9月8日


咨询师主动跟我提了他。咨询师说,我年轻时,谁都知道你们。原来当年真的那么火吗。我自己,是谈不清那些滋味的。太复杂了。




于是咨询师说,能聊聊王源吗。哦,王源,王源,翻翻我的前两篇日记,都恰巧避开了这个名字。我明白,我不想提他。


而咨询师问我时,我也是像日记里这样,一下哽住,像得了舌尖遗忘症。后来,咨询师就说,现在不想谈,我们可以先不谈。我求之不得。










 


9月9日
    


今天我实在不知道写什么。
    


其实是,我不想把我的所想写下来。
    


不恰当的念头一直在打扰我,打地鼠一样挥打不尽。荒诞脑力游戏。




年轻的时候怕输,身边人让我赢,直到后来不得不认输,连一个陪我认输的人都没有。
    


先放在这儿,看看晚上我是什么想法。
    



    


好吧,我意志力有限。是王源。








 


9月10日
   


下午我给王源发了一条短信。我说好久不见。他说是啊。
   


没了。
   


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吧,我觉得还是躺着比较舒服。最好快点睡着,什么梦都不要有。








 


9月11日
    


有点消沉。天气,阴雨。
    


邮箱里的未读邮件开始堆积。
    


我看了很多遍短信记录,总觉得它不应该那么短。但我不知道能添点什么进去。整个人恹恹的。
    


她又跟我抱怨,说我话少。她动不动就提,你年轻的时候不是现在这样。
    


这不是很正常吗。谁老了还像年轻时那么有说话的欲望?好多话,都是不必要讲的,年轻时表达欲强,话赶话,就说了。后来,经常提醒自己多考虑考虑,有时候想着想着,就不想开口了。








9月12日
    


记日记一周了。
    


我感觉进展不大。没什么突破我心理的内容。
    


我开始想,我这是怎么了。早听说,人到45—50岁之间,会突然对现状特别不满,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然后可能出现离婚、改变职业等一系列现象。难道我也是这样?
    


职业倦怠的话,按常理来说不至于,我退居幕后不过五年,探索和进步空间还很大。婚姻,呵,爱情只剩亲情,激情全在吵架;但每一个男人们的酒桌和ktv里聊的都是这些,酒杯一碰,人模不剩狗样,比比后觉得自己还真没什么资格自怜。
    


反正不知道是搭错哪根筋,就觉得生活寡淡,寡淡得连性欲都没有。








 


9月13日
    


今天做了一个改变,还是值得记下来的。
    


我让儿子选择,要不要继续学钢琴。
    


他以为我十分生气才这样,吓了一大跳。我平时或许是严厉了点。我父亲说,养儿子就得这样,才会自我要求高,才会坚韧有担当。我自认还是个比较成功的例子,就把这样的教育方式延续了下去。
    


我说儿子你放心,爸爸想明白了,你的愿望和我的愿望要分开。


儿子高兴得就像去年考第一,我奖励他旅游基金时一样激动。他说,学不学钢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了这个道理。
    


呵,人小鬼大。
    


道理我都懂,只是活着活着会忘。最后一次见到王源时,他也说过类似的话。我还记得蛮清楚的,他说,你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想的一样,你以为别人想要的,别人未必真想要。那时候,我正在祝贺他。
    


他成了影帝,他不想要?拉倒吧。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是幼稚的短发,而最后一次见面时,我们都留着粗糙的胡茬。
    


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了。他结婚时?我儿子结婚时?这小子,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收心。










9月14日
    


今天碰巧看了一下电视,播着《解散过往》。我写的最后一首歌。王源唱的。
    


当时他打给我,说,老王,帮我写首歌吧,新电影,打算送去戛纳的。
    


我说倒是可以,你怎么报答我。
    


他停顿了。我觉得自己荒唐。我都结婚了的人,问他要什么报答。一时鬼迷心窍。
    


他开玩笑要分一半片酬给我。
    


我笑了。我们之间,我还是比较习惯于做那个更大方的人。毕竟当了多年的大哥。
    


我没有要他任何报答,只说请他吃一顿饭。
    


他来了,我们也没聊什么。或许只是因为我忘记了。他做了什么工作,认识了什么人,我并不是特别关心。况且一看新闻就知道了。我关心的是他的身体和心情。
    


他说除了睡眠不太好,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他是个心思重的人,我知道,虽然表面看去刚好相反。我只能说你把心放宽,有些事看淡点。他不太高兴,说,像你那样吗?我被他堵回去,天知道我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洒脱。


    


难道我不是他的队长了,连关心他一下都不行了么?
    


临走时,我想故人相逢吧,最后一步是不是要彼此夸赞和祝福一下。我就说你看你现在个人发展多好,果然选择影视是对的,继续加油啊。他看我的表情,就像我后来祝贺他得影帝时一样臭。




是我情商低,还是没默契?












 


9月15日


  


盯着昨天的日记,看了半个小时...




我想...我还是允许自己写王源吧,避免也避免不了。趁着还记得的时候不写,难道要等到老得糊里糊涂时只对着一个名字...




唉。










 


9月16日




我们硬撑了二十年。后面的几年,心根本不在一起。好在,不常见面。




而这一年,从我结婚算起。




那时是已经老去的少年团体。各干各的,偶尔象征性地聚在一起,供喜欢过我们的人怀怀旧,或是让仅仅知道我们的人感慨感慨岁月。




上的最多的节目就是谈话节目。很正常,年轻时有容貌缺深度,就多露脸少说话,卖卖皮相;老了如果还有人愿意买账,那就卖卖故事和阅历。不过我们三个人都不喜欢被采访。那些问题永远无聊,心情好当是斗斗智力,心情不好时觉得烦。




虽然很多年讳莫于心,但确实是,我们最受指责的时候,心理还太嫩,那些阴影,不是自我安慰或任何成就鼓励就可以一笔勾销的。伤害,无法被后到的快乐代偿。这些事,让我们好多年来总是搞得过于谨言。幂姐有次私聊时和我说,回答问题、讲个段子,说出来的效果看起来轻松,脑子里那个过程却是用举鼎的力气弹棉花。就是这样。




坐在王源身边,我经常有一半脑子是僵的。以往我们闹了不愉快,为了大局,总是不必事先招呼,也会轮流做一点亲切和谐的举动。直到我婚后,这个角色一直是我。他常常显得比我幼稚一点,但我知道,他什么都懂。那是他选择的轻便,就仗着他咬定我总是会顾及一切,不敢乱来。在乎就是把柄,虽然这样他也并不满意。




我和他之间,比起和千玺更容易闹矛盾。对千玺,我才是一个好大哥吧,同样是照顾他夸他,但说话做事还是有分寸,这样才不讨人嫌。不像和王源,大小事都在意,把自己的想法看得很了不起,走得太近挤掉了余地,不好做兄弟。










 


9月17日




王源大多数时候都吞了他的不满意。除了我决定结婚的那段时间,我们打的那一架。先动手的是他,打完之后也没有任何解释。我也没问。




不是不敢捅破什么所谓的窗户纸,是根本就不需要确认。我看他的眼神也知道,他不是想阻止,仅仅是气。我做的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站什么立场不支持。他明白,我这一生经常顺风,不想半路逆水,我活得众目睽睽,而且也怕累,最轻松的,就是合情合理的生活。




他只是忽然又幼稚了一回,像个有恋兄情结的小孩,害怕我今后把更多的精力分到另一个人身上。占有欲是本性。我当时看着他,只像一个学长看着学弟,对他说,习惯就好了。




这大概是,我就我们的关系,说的最后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9月18日




我没有那么喜欢孩子他妈。




我记得我在一首情歌写过,你不是我人生羁旅的归路,而是我想要一生出发的旅途。这刚好,就是把我对她的感觉反过来写了。




其实当时也是有认真考虑各种因素的,除了感情缺乏一点,其他都好。我那是以为可以培养嘛,最终是这么多年过去,唉,仅仅是,有过幸福。




问题大概在我,我是个自我太强大的人。只认我所认准的人,别人磨不平、也扭不过我内心深处的那些东西。所以我十六岁时说要和最爱的人结婚,虽然理想化了一点,但这确实才是最适合我的选择。只不过后来没做到罢了。我现在也纳闷,我当时是有多累,为什么就这么等不起了?




怪我给自己留的时间太短。




一开始不想要别人揣测我的恋情动向,就说25岁才谈,能搪塞几年是几年。




也是好笑,那几年竟然是有一种要交差的心情,开始有的没的谈几场恋爱,每一次谈我都巴不得让狗仔拍到,但其实从头到尾没什么滋味,到了今天也没有谁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




快到三十,虽然已经很少三人同行,但每当千玺有绯闻可以被问,而我和王源只能在一边干笑时,我真的压力很大。很多时候采访的人会很直接地“关心”一下,要么就是一个在我看来很有内容的笑,夹在我和王源之间。我们,从走红的第一天起,就没脱离过那种揣测。年龄还小时,应该大多数人觉得可以等等看,看我们今后到底怎么样。可越来越到了该考虑婚姻问题的时候,我自己都急,都害怕。




毕竟,我也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只是眼光高,而且每次真正谈起来,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而已。孩子他妈,还算其中最有感情的,我就这么一头扎了进去。所有的问题都出在,我至今相信灵魂伴侣,对俩人相处的状态有点苛求,而十多年前,我却以为自己可以将就。










 


9月19日




靠。我竟然又开始考虑20岁左右脑海里那些可怕的念头。




荷尔蒙,肯定是更早。20岁那会,大概只是个节点。我算是早熟,但是也善于节制。只是大学读了两年后,也开始有点沾染身边那些人的习气。血气方刚,发完之后没有留下感情。




工作时再见到王源,会有种奇怪的感觉。看着他,我会莫名地嫌弃自己有一点脏。我的本心其实挺抗拒这种负面的自我评价。我也不去问他是怎么过的,免得答案不好。




那时候我很认真地得出过结论,他对我而言是高于兄弟的。但仔细想想,我对他的渴望止于最基本的皮肤接触,我又觉得至少不可能演变成性爱。




那就是习惯作祟了。习惯和他一起做所有事情,还真的觉得更开心;习惯只在他面前没有任何防备,其实也是因为在不多防备的时候就把这段关系当成了习惯;习惯和他讲一些没有营养的话,但也习惯和他一起苛责自己变得更好。我心里有一个高标准,而一想到他,我又抬高了我的标准。




因为这些,我在20岁时候想过,这种关系很难得,或许真的可以跟他在一起。结果是,哼,很明显,集体潜意识在我们脑子种下的恐惧更厉害。我们都挺害怕的,毕竟身份特殊,真的害怕后果。他后来只知道怪我,我也不过亏在比他快一步定了下来。




后来的很多事情,差不多也是可以用习惯来解释。因为以前太习惯,所以后来怎么都不习惯。王源还不同于其他习惯,他来得太早了。我们朝夕相处在世界观都没稳定的年纪,很多当年重要或不重要的点滴,大概都形成了我们自己。为了进步我们对自己狠得下心,为了成功我们也现实,我们总以为以后就会更好,后来我们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20岁那会,我没有选择前进,中间太尴尬,于是我后退了。我开始更多地规划自己的唱作路线,来渐渐拉开我们的距离。我还劝他多从影视发展,啊,说是劝可能带有个人倾向,我看准的事情,总是胸有成竹地去跟他说,希望他听我的。这一次,他没那么好说话,但公司也觉得我看得对,他就没辙了。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还有再选一次的机会。起码我现在很清楚地知道,我这个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可以爆裂的婚姻,那个症结,很可能就是王源。










 


9月20日




今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




我想起,王源填高考志愿时,来问我要不要填我那个。我当时想,这种话说了责任可大了。我就说,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决定啊,问我干嘛。后来,他还就真的赌气一样填了另外一个学校。




还有,他在18岁生日许愿时,又说了一次,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我看清了,他看着我说的。其实我也一直记得他这个愿望,后来干的事情,却一直在毁掉这个愿望。




我真的欠了他。




最让我歉疚的,是一个细节。这件事,我居然今天才想明白。她有段时间对各种媒体说自己喜欢朴信惠,就像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杨幂一样。有一天我就随便地问他,人家说你看韩剧时你不是挺尴尬的嘛,你真的那么喜欢朴信惠?他跟我说,因为你有杨幂,所以我也要有朴信惠。




哦,我可能是真的今天才懂。还是我以前不敢想明白?就像是我对他没有那样的欲望,其实可能是因为我压根不敢往那方面想。




我又一次尝到了他心里的苦,比以前的哪一次都更浓烈。我一口一口,把这苦味也吃了下去。




崩塌般的感觉。我可能撑不住了。












 


 


--(过了一天)


 


 


我是一个命惨的日记本。我想我要死了。今天下午,王俊凯把我撕烂...我才活了多久?没想到就...他原本还说要把我留到他老了的时候。真是话不如屁。




在我断气之前,我想留下我的遗言。以便别人也知道我为什么死。




其实都怪王俊凯给王源打电话。他随身带着我,所以我听得很清楚。




他对王源说,可能我快要离婚了。




王源一下没回话。然后才笑着回,出轨被抓了?




王俊凯也笑了一下吧,又或者不是在笑。没什么感情,累了。




噢,结婚这么累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可是你现在是在吓我吗?




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订婚了。你这个星期没看新闻?




王俊凯突然坐了下来,再开口时声音变得很轻。




王源...你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你就这么祝我生日快乐?




算是吧,我知道你身为大哥,一向操心我的各种人生大事。我修成正果了,说出来让你开心开心。




王俊凯把手机砸在床头的尖角上,屏碎了,电话还没断。




什么声音这么吵?那边问。




王源!我都打算离婚了!你现在跟我说你要结婚?!




王俊凯停顿了一下,然后更大声地吼,我不同意!这么说你听得懂吗?




安静了大概一分钟吧。




我就像...在听...笑话...一样。王源的声音听起来是哭了。




王俊凯,算了吧。年轻时都没有勇敢的事情,老了就别...瞎勇敢了。




王源...你难道已经老到可以忘记我了吗?你坦白地告诉我。王俊凯的身体在轻微地发抖,我在口袋里都能感觉到。




不是啊。不是可以忘记,是只能这样。你看,我都飘了这么久。说老,我是觉得人总要为晚年考虑,我现在只想有个过日子舒服的。早起晚睡时不那么寂寞。你那种人,年轻时吸引人死去活来,但其实不太适合一起终老。




噢。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世上最能容忍我的人。




是‘最’,但不能‘更’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我得到什么好结果了吗。




我...我很想道歉,有点说不出口。




王俊凯,不用道歉。你对人很好,不欠谁。不要辜负了你老婆,你还有孩子,当年牵绊你的那些世俗都还在,它们要跟你一辈子。




王俊凯掉了一滴浑浊的眼泪,没有回答。




王源自己继续说,我明天就给你寄邀请函,你...来吗?




婚礼就算了。哪天你老进了棺材,如果我还没死,我给你主持。




王俊凯,你妈逼。




....




王俊凯挂掉电话就开始撕我,我真的好痛。看来最早死的是他们的纪念。






 


 


 


 


 


 


 


等等。




王俊凯突然将我捡起来,捧在了脸前。他的泪水糊得我满身都是,我真想挣脱他。




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去找到一块胶布,极丑地将我的破洞接起来。




我感到我渐渐活过来。这下才能听清王俊凯的声音。




他神神叨叨地说,只剩这一点了,最后一点了...一定要收好...




唉。人,好傻。


 






 


 


END


 


 文题出自 尧十三歌曲 《旧情人,我是时间的新欢》


 看完出戏 谢谢


 


 


 


 


 


 


 


  


 





写肉文的凭什么比写肉文的高贵?告诉你就高贵了

会飞的我:

文圈这么热闹,是因为春天来了吗?


 


说实在的,现在已经有很多文我已经看不下去了,上lo只会特定的几个写手是否有更新。不知是不是我自己口味比较刁,就觉得很没有意思。其他圈子里也有靠写bt肉文搏出位博取关注度的,每次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的就是……还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


 


我没看过今日被批那位的文,但的确有在lo上kytag的热门里见到过,只是并没有点开,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描写。没看过的还有那些一看就很雷的所谓肉文,没有任何感情带动,千篇一律地复制粘贴老梗,没摸两下就说好多水,哭着叫老公,动不动就操死你……==代入感就不说了,真的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故从此学乖只看我喜欢的人的文章,省得浪费时间。


 


我觉得最大的无法忍受不在于文笔不好写的东西不吸引人,而是不安好心把变态的过分的肉欲的私心安插在两个小朋友身上。人设是什么?它不是让你逃避对现实主人公进行肆意意淫的借口,更不是让你在虚拟世界任意妄为的工具。果然有人就会说了,你不也写肉?呸,写肉的凭什么的就比写肉的高贵?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就是同人文(特别是带肉的)是否会对现实的主人公造成伤害,以及在这种类似事件中,我们的立场是什么?


 


带来伤害一说,扪心自问一句,我认为是会的,只是视乎主人公自身的性格和看待问题的方式,所造成困扰大小程度可能不同而已。但是,从cp文化发展至今,从日韩到中国,到如今欧美圈的种种cp,肉文肉漫还少吗,就几乎没见过同人衍生中不涉及性描写的(我读书少,你可以举例反驳我,但你应当承认这是主流趋势)。


 


而且,这种趋势甚至得以官方媒体被公开承认。比如,在韩剧《请回答1997》中,有一个情节就是,女主程诗源被老师点名发现上课写小说,当场念出来就是她写的HOT还是水晶男孩里cp的亲热桥段。


 


甚至,可以看到明星在这种cp文化中,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带动他们人气的一种方法和手段。韩国最初的几对大势cp就不说,就算你非得讲天朝国情,现在几个综艺不卖卖cp(央视大大也不甘寂寞污了起来),男明星配合贴近甚至亲嘴没见过?你以为他们有几个人不懂?




那么,在这种大势环境之下,为什么我还会认为,会造成伤害?一则因为伤害的含义是广阔,二则因为你是以爱的名义,饭两个未成年小孩。


 


首先,伤害可能是身体上的、物理性的伤害,可能是财产性的损失,也可能是精神上、名誉上、无形资产上的伤害。你猜两个孩子看到这样的文章会有什么感受?会产生怎样的排斥?会不会产生好像在很多人面前脱光了衣服行苟且之事的不堪?将心比心,如果你跟另一个人被人描写了特别具体的性爱场面又被广泛传阅,甚至很有可能被认识的人看到,你猜你会不会觉得很羞赧?同理,你猜如果他们的同学、同辈朋友看过文,或者他们猜这些同学会看到这些文章,会不会觉得无所适从?其次,对于情感与三观都尚未完全定型的孩子来说,只要产生了哪怕一点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困扰、烦恼、排斥,这都属于伤害。




但是,说到底,性也没这么可怕。中国人之所以对性这么讳莫如深,认为其为人不齿的历史,其实不过也就是从宋明理学开始的八百多年,但是即便如此这八百多年里,性服务业仍然枝繁叶茂,不断发展。这些许justify了性存在的合理与必然,也为无法违背的自然天性坚守立场(当然无法否认性服务业也衍生了种种黑暗和堕落,但这都本不是性的过错)。




现在的社会的确是越来越开放,对于各类不同的事物包容性越来越强,所以也许你觉得,其实这些对于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是明星,就理应被消费这一点,承担公众人物所必要的牺牲。




这句话,不错,但也打错特错。




不错是因为,说直白一点,男生可以看av,女生满足自己难道就不可以看肉文?凭什么男生可以对着苍老师松岛枫叫女神我们就不可以想象养眼的男神满足一下?但是,要搞清楚一点,除非自愿,明星从来都没有义务为了帮你满足肉欲而以任何形式展现他们的肉体或者象征着肉体性质的姓名。苍老师是av女优,这在日本是正当的职业,而且与妓女有着本质差别。而且av也好gv也罢,上演的都是性带给双方的美好欢愉,如果带上了暴力、胁迫的色彩,上演qj、lj、灌药上刑具这些戏码,你觉得这叫犯罪记录好还是色情片好?退一万步讲你口味真的那么重好了,av拍成这样演员愿意可以加鸡腿,但是谁给你的特权以两个你所谓“喜欢的孩子”加如此不堪的戏,你问过人家爸妈了吗??你给钱了吗??你怎么不干脆就写那些没有情节只有动作的原耽,一定要带人家大名?还是说此圈的人还是太好糊弄了,只要带tag带肉分分钟就是几百热度是不是舍不得人气呢?你猜同样的文要是换了名字,没有情节没有文笔,有没有论坛会收你,有没有人买你的帐?


 


写同人文尤其还要写肉文的,要别人尊重你之前,你自己有没有问过自己,你有否尊重过现实的两位主人公?你的文是否有对他们的形象与品质有正面的影响和促进?你对他们的感情是否出现了任何程度的亵渎?你有没有为热度而写肉,你有没有没有情只有性,你有没有恶意黑化、弱化、女化任何一方,你有没有明为双耽实则踩一捧一,你有没有为着一己肉欲而描写变态、下作的性情节?


 


你不用跳起来说写文是你的自由,别人都是怎么写怎么写的,从你带了这个tag开始,你就自愿承担了此种义务。不写,你可以走,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但凡你涉足“以爱着这两人”为名的此文圈,你就要承认,写肉文可以比写肉文的更高贵。因为,起码让别人知道你配不配。


 


我怕有没文化的人误解我的意思,简要梳理一下我的观点。就是想说,在未成年人的圈里,写肉文就是不好的,但是你没办法遏制整个文化趋势,也不敢说看的、写的人就“不爱他们”、“亵渎他们”,谁也没有比谁三观正,放在圈外谁尺度不比任何一点大?只是容忍是有限度的,你【有义务】注意你的出发点和尺度。




这不是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而是两位现实的主人公本来不是婊子你非要把人家写成淫、浪、烂、贱的婊子,还不准人恶心不准人生气?退一万步讲,今天所争,作的是“婊子”,要立牌坊也是“婊子”,但是你有问题就冲着“婊子”来,有本事你打这些“婊子”的tag、写带其大名的文啊?比你高贵是因为,“婊子”起码是人,你连人都不是啊。




还有,真诚地希望贵圈不要用粉丝多少作为衡量大大与小透明的标准了,哪个大大成名之前不是小透明,如果过早地帮别人限定了身份范围,你不怕人家打你?还有不准大大之间交朋友,还有没有人权了,是不是大大与小透明抱团才是最符合人设的设定了?还是那句话,你给钱了吗?




对了,这里的“你”是泛指,我不是指今天被批的哪一位,而是蒸煮以外的每一位。


 


不要夸我三观正,我也是春天来了肉欲缠身的小婊子,但是我的欲火可以在未成年圈外解决。


 


科科。



TO蜗牛

凯源家的玖妹子.:

荷尔蒙之所以为荷尔蒙:



 这个圈子尊重每一位有脑洞悉心创作的写手。




 




我哈特今天给我说她很生气,想挂人,还跟我闹离婚。据我所知的她不是任性喜欢参与婊人的人,所以我去首页看了看。




 




所有气愤的源泉来自这位写手 @蜗牛 




 




吃jy长大,求操,喜欢被虐的快感,可以哭哭啼啼;凶狠野蛮,动不动就起色心




 




你可以说这是人设




 




平心而论,你的文笔不错,如果用于原耽,它很好,绝对也会有一屁股的人跟着你叫你大大




 




但是这种人设用在凯源身上,一个词,偏激




 




有人可能会说其他人也有人写这种文章为什么炮弹全射向蜗牛,只能说恰好遇到。如果只有零星一两篇文章是这种风格就罢了,但是几乎全部文章沿袭这种风格,对不起,不能忍




 




在这个圈子,有人喜欢看凯源文但不一定饭凯源,他们可能连凯源所承载的意义都不知道;再者,也有些人他们写文写文写文,但凯源不一定是真爱




 




我们希望更多人喜欢了解凯源,但不祈求这种弱化阴翳可以说是扭曲变态的文章出现




 




拒绝这种人设文风




 




挂人这种事,挂的人、被挂的人、看的人,心里都会不开心




对不起,给大家添堵了




举报一次,我们就再发一次:)




 




 




 




夜幕:







本来不打算说什么的,请不要当我这是一条挂人lo




我从不挂人,因为懒,因为无聊,因为你们坚持的所谓抄袭,我真的看不出来谁是谁非




此lo无关其他,只是你触犯了我的底线,凯源




我知道柒书被你逼走了,我和她并不熟,只是一个喜欢的写手,没有互关,没有报团,谢谢,我无所谓,反正粉丝不多,百来粉,一千不到,随你折腾




一大早气到手机都拿不稳,你特么怎么不上天?




你不玷污我ky宝宝会死?




请你不要说设定问题,要是真的你所谓的设定,那大概你心底也这么黑暗吧




平心而论,你文笔完全可以,但是恶心的文风欣赏不来,蜗牛小姐,可以骂我,因为此lo也没有对你好言相待




用的手机,艾特不到,谁可以帮我艾特一下,艾特不了也无所谓,不加任何tag




衷心一句,你走还是滚? @蜗牛 









将心比心,写一些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东西吧

开lof一段时间了,发现还没发表过一个字,一直看大大们的文,有想过自己产出,心有余力不足啊……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用我的渣文笔填填脑洞……